文化專題報導獎 - 古蹟搶救系列
「十三行文化遺址」確定原貌保存

  八里十三行文化遺址終可獲致原貌保存!

  昨天行政院政務委員高銘輝帶領文建會、環保署等相關單位主管,在中研院考古學者的引導下親赴八里十三行遺址現場做進一步的了解,實際觀察考古人員搶救挖掘作業,及污水場處理工程設計變更的狀況,並和各單位主管再一次協商決議,遺址文物精華區現址得以原貌保存。

  政務委員高銘輝指出,廿七日所做的協調就已經朝向遺址精華區保存的目標,在今日實地勘查後可說大致底定,不會再有任何變動。污水處理廠有關工程設計的變更,應以儘量克服困難方式完成。

  另據政院公共工程督導會報陳執行秘書表示,依現況觀察,考古學者所謂A區保存意見,是項可行的辦法,因為污水廠目前尚無實際工程運行,並無任何工程上的損失。尚且,就其管線埋設的設計變更作業,也不是無法操作的艱辛工程。

  而文建會一處處長劉立民則強調,重視文化資產是現代人應具備的觀念,該事件的衝突起於雙方協調不足所致。以現況了解污水處理廠在工程設計同意變更,而保存文化遺址的結果,將可說明文化建設和其他工程建設是兩全的處理方法。

  劉處長說,今後有關重大工程建設的進行,和文化遺址或古蹟保存的爭議,是可因這次事件處理經驗,而消弭許多不必要的紛爭。

十三行遺址可望保存
文建會、中研院提出報告,政務委員高銘輝協調
省住都局保存精華文物遺址區域。


  紛擾不休的八里鄉「十三行遺址」保存事件,昨天在行政院召開專案會議的討論後,出現突破性的結論,即遺址精華區域將可望獲致現址保存的圓滿結局。

  目前,行政院長郝伯村於院會中,曾針對十三行遺址和污水處理廠的衝突事件,指示工程及文化資產同時兼顧的原則。該院政務委員高銘輝隨即邀請該事件相關單位共同開會研商,並聽取文建會主委郭為藩、中研院考古組學者簡報。

  簡報中,郭為藩提出書面簡介資料,並強調保存文化資產的重要價值;而中研院考古學者亦報告遺址搶救作業情形。同時,污水廠施工單位則說明工程變更設計的困難,來讓行政院了解該事件發展始末和各單位處置立場。

  最後,政委高銘輝做成結論,請省住都局就遺址文物精華A區部份,考慮管線工程設計變更,並克服一切困難儘量原址保存。至於其他區域的遺址搶救作業,則務必今年八月底前完成。

十三行保存爭議餘波盪漾
昨天公聽會中,污水廠環境影響評估未盡把關責任
遭受批評,立委要求評鑑十三行,希望促成指定保存


  「十三行遺址」的保存爭議並沒有因為行政院長郝伯村的出面關切而落幕,昨天,「搶救十三行遺址搶救行動聯盟」主辦一項公聽會,並由「新國會研究室」邀請立法委員盧修一、洪奇昌主持,會中邀請環保署、省住都居及中興工程顧問社代表及考古學者出席討論,會中對「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提出多項質疑,謝長廷並與兩位立委要求重開古蹟評鑑會議,甚至指定為古蹟,企圖改變目前保存區域的劃定。

  承包污水處理廠的中興工程社陳經理表示,於八里進行環境影響評估,是自物化、生態、景觀、入文四方面著手,而評估執行中,並沒有把十三行遺址當作「公告遺址」來處理。針對中興社評估,台大化工所教授施信民指出,從評估之初到完成,沒有一人提說十三行遺址是行政疏失。而今遺址的搶救,將促使遺址遭受破壞。

  環保署副署長陳龍吉指出,十三行遺址在污水處理廠未施工前,將近三十一年的時間無人重視,到今天才成為焦點,他希望自此一事件後,國家建設與文化資產保存的衝突能透過立法,使工程進行有所依據。對此,劉益昌表示,自四十六年至今,考古家並不是沒有研究,不僅二十篇以上的專文論十三行遺址,也曾以英文出版研究報告,而過去沒有挖掘,是因為我們的技術不夠進步,今天的挖掘也不是解決遺址問題之道。

  劉益昌明白指出,文化與環保工程並不衝突,考古界更不是反對污水廠的設置,但希望決策者,在調查與發現後的處理,能避開古蹟遺址。

  立委盧修一則在最後強調應迅速召開古蹟評鑑會議,將十三行遺址指定為古蹟,以利保存。

行政官員應再加強遺址保存常識
「十三行遺址」並非一「挖」永逸


  十三行遺址保存事件中,「環境影響評估」作業部份並未捲入爭議之中,但昨天在立法院專案公聽會上,其缺失終被凸顯出來。

  應邀報告的環保署副署長陳龍吉和中興工程顧問公司代表以遺址長期未受重視挖掘為由,解釋未將環境影響評估列入評考項目的原因,這個說法雖在駁斥外界批評指責;卻涉及公然混淆視聽之嫌,也顯示其對遺址保存欠缺認識。

  首先,十三行遺址早經故台大考古教授林朝棨於民國四十六年發現,並在當時列入台北縣誌中。何況,自民國四十八年開始,石璋如教授尚率台大考古人類學系學生在此從事短期試掘,且出土甚多陶、石、鐵器等遺物。

  民國五十二年,劉維斌先生接受台北文獻會委託,進行該遺址的挖掘作業。至民國六十九年間,雖無大規模挖掘活動,但經常有考古學者在此採集考古標本,並陸續發表近廿篇論文。尤其黃士強和劉益昌調查「全省重要史蹟勘察與整修建議」報告,更將十三行遺址排行第一列在北部「重要遺址」項目中。

  而民國七十七年,中研院考古組亦接受國科會委託,對該遺址作兩次挖掘。但因經費限制,和顧及遺址原貌保存的必要性,才未再繼續挖掘。已有這些長期密切注意遺址的文獻紀錄,環保單位卻仍譏諷此為「未受重視的遺址」,實在有欠公允,也顯示環保署避重就輕且忽視「文化遺址」的不健康心態。

  其次,環保署執意要求考古學者儘速挖掘遺址的觀點,站在考古學的角度,正好會造成加速破壞遺址的惡果。因為全世界共通的遺址保存常識是,「遺址的發現並非當代人所有的文化資產」所以在考古挖掘技術尚未臻於完善階段,冒然進行挖掘,是對先人和後世子孫一種最不尊重的態度,此項理念亦為大眾應備的基本素養。為何堂堂環保署官員仍是懵懂無知呢?

  「勇於認錯、誠心改過」是我們行政官員最易淪喪的胸襟,倘若再失之「虛心求教」的氣度,則國人面對日後政府施政品質的低落,將成永難擺脫的夢魘。

 
上一篇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