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報導獎 - 現代西潮系列報導
台商批地千畝 大陸吸金拉長紅

  今年兩岸初冬的景象很不一樣。

  位於蘇州附近的昆山、吳江透著幾許寒意。但見穿梭兩地工業區考察、批地設廠的台商相當紅火,投資手筆罕見。中共官員說:「今年這兒很熱。」

  同樣時令,台灣中南部艷高照,工業區內不乏廠商賣地售廠,卻乏人問津,廠家都說:「今年特別冷。」

投資大隊紛紛卡位

  大陸今年進入第十個五年計畫,在中共加入WTO及「十五計畫」雙重誘因下,中共今年招商引資再掀高潮。外資企業也看準大陸門戶勢必大開,投資隊伍一批批開進中國。

  台商算盤撥得快,「搶優惠、忙卡位,跟著客戶飛」的趕搭中共加入WTO國際號列車,樂得中共今年招商引資續效拉根「長紅」。

  台商說:「有土斯有財,在台灣不是這個樣,大陸倒有七分像。」今年進軍大陸批地建廠的台商,不再以畝計,而是以「千畝」批租土地。大老闆們出手愈束愈闊,尤其電子新貴。「我們在那兒又買了二百畝地,準備擴廠。」統一企業昆山廠總經理蕭逢時站在廠門口,面向廠區內用手朝著有一千二百公尺距離的另一頭圍牆外指著有一千二百公尺距離遠的另一頭圍牆外指去。現有二百多畝地不是擠滿廠房,就是正在大興土木。

  統一昆山廠區大門右側正在興建一幢外觀與台南總公司一個模樣的辦公大樓,左側是乳品廠預建地。廠區後頭傳來隆隆履帶聲,二台怪手正在加速整地,這兒是統一與日本龜甲萬合資的醬油廠建地。那塊新買的二百畝地就在醬油廠區後頭。蕭逢時說,他準備在廠區內打條地下汽車通道,穿越地上幾戶農舍,連接新買的廠地,有點像上海穿越黃浦江連接浦東和浦西的延安路遂道一樣。

  巨大機械在昆山投資的捷安特公司,是大陸自行車市場最響亮的一塊招牌,廠區面積有二六六畝(約十七萬平方公尺),用了不到三分,明年擴增一條新生產線後,差不多也蓋滿了。信益陶瓷昆山廠佔地五百畝,可建空間還不小,明年將再擴建一條地磚生產線。櫻花工業昆山廠二一○畝,廣東順德廠一二八畝,明年規劃在天津設第三廠,批地面積大小得看行情而定。

  這些傳統產業在大陸建商面積普遍超過台灣母廠三倍以上,廠房蓋得美侖美奐,一廠比一廠漂亮,綠化也做得有模有樣。櫻花昆山廠副總經理廖進興說,比起電子業大手筆買地,傳統產業只能算是「小打小鬧」。

電子新貴手筆驚人

  昆山市長江路臨滬寧高速公路右側一片一望無垠的土地上,有著三、四輛怪手正忙碌挖地整地。怪手置身這片土地上,遠望去彷彿小孩手中玩的玩具車一樣,南亞電子正是這一「海」片土地的新主人。
  
  台塑集團的南亞電子不久前在昆山批下一六八○畝地,相當於三五.五萬坪,是目前昆山台資企業最大投資案。到現場看過道片地的台商都有「心驚」的感覺,看到了南亞的企圖心,也見識到「千畝」地有多大。相形之下,台塑六輕今年完工後,在台灣已經沒有新的投資案。
  
  「看了真嚇人。」從事食品包材生意的台商張進國說,昆山台商沒有人不知道南亞大手筆買地投資的事。
  
  台塑集團總經理王永在今年十月到大陸考察投資環境,也到昆山走訪,這是王永在第二次來昆山。昆山市台辦主任章文熬表示,南亞已經展開整地,準備做第一期考發建廠使用,生產玻璃纖維布及銅箔基板。
  
  一畝地有多大?相當於十三甲地,約二一○坪。蕭篷時說,昆山經濟技術開發區內,一畝地批租價格為新台幣十萬允,買二百畝地只需花費二千萬元。吳江工業區批地還要便宜,一畝地七萬元。
  
  一些昆山台商說,台灣賣地的錢,拿來大陸買地還有的找。拿二億元在台灣的工業區內買不到二千坪的地,二千萬元就可以在昆山買到四萬多坪土地,買一坪台灣土地可以換二十坪到三十坪大陸土地,而且動遷整地,用不著台商費神。

昆山吳江群集效應

  今年前來昆山、吳江投資的台商如過江之鯽,土地賣翻了。章文熬說,今年台商在昆山投資金額比去年翻了一番,從去年六.六億美元翻上二十五億美元。

  南亞出手算大,更大手筆批租土地的另有電子新貴。

  臨近昆山的吳江縣,今年招商引資火力最猛。經常往返上海、昆山及吳江三地洽商,從事電腦生意的台商廖啟光說,當地領導為引進資訊電子產業,建設吳江為高科技城,不但打出一畝地七萬元的號召,還為廠商爭取時效設想,蓋好新廠房租給廠商,只要機器運到隨時可入區投產,租金可以從投資金額抵減。

  這種興利作法,果然吸引一批貴客上門。台灣資訊電子業在吳江投資設廠,批地不是講幾萬坪。是以一千畝為單位;一千畝相當於二十萬坪。有的台商一批就是一、二千畝地。

  廖啟光說,吳江工業區今年成功引進一批台灣電子大廠入區投資,包括生產掃搞器的全友電腦批了八百畝地,筆記型電腦大廠華宇電腦買地一千七百畝,生產電源供應器的光寶電子買了二千畝地,也是生產電源供應器大廠台達電手筆最大,買了兩千二百畝地。

  大廠進駐,小廠緊隨,台商「以大拖小、以小拉大」的群集特性,今年前進昆山、吳江的電子廠商絡繹於途,各大賓館住滿了來自台灣的電子新貴。

  捷安特(中國)公司總經理鄭寶堂說,七、八年前巨大到昆山設廠,當時每畝批地價和現在差不多,沒什麼漲。不過,那時人民幣匯率是一美元兌換人民幣五.七元,現在匯率是人民幣八.二七元,算起來還有點虧。

  台商為產業優勢,被迫西進;中共為招商引資,東渡而來。

  一位台商說,中共官員每天都在看台灣新聞節目,對台商瞭如指掌。不少中共地方領導還親自飛到台灣來招商,像吳江、昆山、無錫等縣市領導都來過台灣訪問,在與台商敘舊時,招商船過水無痕,水到渠成。

  統一上海總部副董事長許炳源說,中共招商時替台商解決問題的熱忱經常讓台商感動,台商一受感動,投資就容易衝動。不過,他很肯定中共「只要列入施政的重點工程,沒有一件延期過。」

  「官員總是想辦法幫助台商獲利,台商賺錢後,呼朋引伴,成為他們招商的義務推銷員。」信益陶瓷昆山廠副董事長蔡榮惠說。

兩岸經濟溫差加大

  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也有被官員「感動」的故事。有一回他拜謗地方領導,因事晚到五個鐘頭,這位領導居然還在等候,讓他不知該說什麼好。

  蔡明衍說:「當官的禮拜天沒有休息,平常應酬後,沒有第二攤,但有隔天攤(接待招商)。」他很想知道這些官員的精力為什麼能這麼好。

  中共近十年大量投入基礎建設,已嚐到甜美滋味,招商引資更具說服力。這些果實從南到北隨處可見,包括工業區、高新技術開發區大量出現,現代化的高速公路、市內高架道路、地鐵、機場,年年有建設。裕元集團總管理處行政副協理許志松說從廣州到東莞距離六十六公里,這段路不算長,幾年前開車要三個鐘頭才能到,現在只要一個小時,「大陸官員相信『路通財就通』。」

  WTO讓台商西進浪潮找到宣洩出口,讓大陸經濟從量走向質變,WTO似乎正讓兩岸經濟冷熱溫差愈來愈大。

 
上一篇 || 下一篇